魏文帝庙位于许昌城东南14公里的将官池乡郭集村西南,几座青灰殿堂掩映在苍松翠柏之中,自然和谐,幽美恬静。因庙建在遥观如山的高阜上,内中又有一幢高高的阁楼,所以人们都称它为“高庙”。该庙原为曹操所建曹氏家庙。魏明帝曹睿太和六年四月临许昌,到庙内祭祀,把“曹氏家庙”改为“文帝庙”,以纪念曹丕这位开国君王。两晋、隋唐以至宋代,前后一千二、三百年间,文帝庙几经修葺,殿宇规模越来越大,金炉香火愈烧愈旺,在许昌成为颇负盛名的“帝庙”。庙院占地十亩许,前有山门,中有大殿和东西厢。该庙历史悠久,是我省较早的文帝庙之一,虽历经修葺,却仍保留着显著的明代风格,是研究古代建筑艺术的宝贵资料,另外,魏文帝作为一代帝王,“因泽多及许民。”使该庙在研究汉魏历史文化、开发三国文化旅游方面又具有重要价值。1985年该庙被许昌县人民政府公布为许昌县重点文物保护单位。

国内其它地方三国真迹遗存不多,许昌着名的三国遗迹遗址却有80多处,或与三国史实有关,或与三国人物有关,或与三国传闻有关。许昌遗留下不少着名的石刻碑碣,如记录汉魏更迭的“三绝碑”,蔡邕真迹《尹宙碑》和画圣吴道子为关羽造像的《勒马挺风图》等。许昌历来人杰地灵,贤臣名士层出不穷。曹操周围的谋士文人、悍将勇夫,属许昌籍的就有30多位,如郭嘉、荀攸、荀彧等。郭沫若先生曾诗云:闻听三国事,每欲到许昌。

远古先民在许昌繁衍生息,留下了丰富的文化遗产:新石器时代的灵井文化遗址、石固文化遗址,夏代的钧台和禹王锁蛟井,三国时期的汉墓、古城,唐宋时期的官窑遗址和建筑,明清时期的塔寺、宗庙……但影响最大的当推三国文化和与曹操有关的人文故事。

 

196—221年,集政治家、军事家、诗人于一身的曹操父子雄踞许昌25年,“奉天子以令不臣,修耕植以蓄军资”。在这块土地上演绎了无数威武雄壮而又波澜壮阔的历史活剧。曹氏父子在此兴文学,展文功,创立建安文学;《观沧海》,《七步诗》,留下千古绝唱。宠关羽,赎文姬,广揽人才;兴水利,办屯田,振兴经济。张武治,定北方,震慑全国;图霸业,克群雄,终成帝业。这里不仅是我国北方的政治、经济、文化中心,也是曹魏集团赖以同吴、蜀抗衡的军事基地,同时也给许昌留下了独有的又极为灿烂的曹魏文化遗产和名胜遗迹。郭沫若曾说:“三国名胜古迹河南最多,河南中许昌居首”。“闻听三国事,每欲到许昌”,许昌是1994年国家推出的“中国文物古迹游”14条旅游专线中的“三国战略线”上重要城市。河南全省列入三国名胜古迹景点20个,许昌独占14个。

东汉建安元年,曹操迎汉献帝于许。许昌成为当时的政治、经济、文化中心。曹氏父子雄踞许昌,大兴屯田,广纳人才,数年间猛将如云,文臣如雨,仓廪皆满。许昌成为他们图谋霸业,抗衡蜀、吴,统一北方的大本营。

在文化上,曹氏父子是建安文学的灵魂,他们继承大汉遗风,上袭春秋战国灵脉,下开隋唐文化先河,拓荡盛唐浩气。又有一大批许昌籍的才子聚集在曹氏周围,为建安文学的发展推波助澜。有诗文典雅的阮禹,书法深妙的邯郸淳,文美词丽的繁钦,才华横溢的蔡文姬,字画绝世的钟繇等。在军事上,许昌是曹氏集团成就霸业统一中国的基础。他不仅兵多将广,而且许昌籍的谋士贤良都云集在他的帐下,不仅有为他运筹于帷幄之中决胜于千里之外的被曹操誉为张良的荀氏家族和韬略过人的军事家郭嘉。而且还有“修耕植以蓄军资”的实干家屯田都尉枣抵等。在这些先贤圣哲的辉映下,成就了汉魏故都彪炳史册的三国曹魏文化。

三国历史积淀了独特的三国文化,加之历代为纪念三国名人、名事而兴建的名胜古迹,使许昌的三国文化内涵更加厚重。据不完全统计,全国有三国名胜古迹500多处,许昌就占80多处。在曹操文化联盟成立及许昌三国文化周开幕之际,仅对我市部分与曹操有关的景点作简单介绍。

许昌不仅有昔日曹操处理军国大事的丞相府,神奇诡秘的藏兵洞,许下屯田处,还有曹操与王公贵胄狩猎的射鹿台,与刘备煮酒论英雄的青梅亭;这里不仅有成就关羽忠义美名的春秋楼和灞陵桥,还有曹操保证80万大军军需供应的碾上碾米的大粮仓和运输军粮的运粮河;这里不仅有曹操屯兵的九营十八寨和当年导
水操练水兵之湖泊的小西湖,还有曹操跪迎汉献帝进许都的石板—“迎帝石”和曹氏家庙魏文帝庙;这里不仅有曹丕接受汉献帝禅让国鼎的受禅台,还有王朗文、梁鹄书、钟繇刻的“三绝碑”等。这里汉魏张潘古城遗址犹在,皇帝祭天的毓秀台犹存。这里的汉献帝的衣冠冢—“愍帝陵”;神医华佗墓;“衣带诏”事件受株连而死的董贵妃之墓;“司徒妙计安天下,只用美人不用兵”的王允之墓;荀氏才子芳踪的“八龙冢”等遗址,都会让人发远古之幽思,叹岁月之沧桑。除此之外,在这片故土上,有关三国曹魏的史书奇闻,街谈巷语,传说故事,俯首皆是。提起许昌,有谁会忘了当时的风流人物曹操;说到魏都,谁不想到此感受一下曹操成就霸业的故都氛围。许昌它是有志之士成就事业的地方,是文人雅士寻觅建安风骨的地方。尽管三国风云烟硝尽,但是曹魏风骨却永存。走进汉魏故都许昌,将会使人梦回千年,恍然置身于波澜壮阔的三国历史风云之中。

惨死皇妃,陵墓静卧园林中

董妃墓位于市区许昌迎宾馆东邻,是一座绿树环绕的古墓,周围风景极美。因其东望射鹿台,南见古城宫,北向长岭“四柏冢”,故被称为“青龙白虎护卫”。董妃墓冢呈圆形土丘状,墓高9。5米,周长78米,面积484。38平方米。墓室在墓冢东部,1994年曾被盗。

据三国文化研究专家史友仁介绍,董妃墓墓室不大,有两道单扇画像石墓门,朝东开。左道墓门镌刻铺首衔环,上立一鸟首兽身的山神,头似鸟,身如龙,含有守卫之意;右道墓门镌刻朱雀、比翼鸟铺首衔环,朱雀昂首展翅欲飞,旁为一只双首之比翼鸟,下为怒目张口的铺首衔环。董妃墓砖券墓室,高6米,面积6平方米。南北各有一耳室,西有两个耳室,各高6米、长8米。墓室被盗一空,但墓砖如新,没有风化痕迹,证明原来墓室的封闭程度很高。

作为汉献帝的妃子,董妃因“衣带诏”事件受牵连,被曹操诛杀,实是一件冤案。在封建社会,一名小女子竟然被卷入残酷的政治斗争之中,最后身怀六甲而被缢死,不能不令人感到痛心。

汉献帝祭天处

毓秀台位于汉魏故城内城西南隅,现许昌县张潘镇东南部,距许昌城
20公里,台高15米。据说,昔日的毓秀台,台下有数十处宫殿式古建筑,但均已不复存在,现仅存毓秀台,是汉魏故城遗址在地面的唯一实物遗存。

据《汉魏故城图》载,毓秀台前有汉御殿,是汉献帝祭天时斋戒、沐浴之所。台上有东西厢房、天王殿、山门等建筑,四周雕栏玉砌,正中耸立着一处高峻的坛庙,叫玉皇殿。庙顶为圆柱形,庙基为方形,体现古代的“天圆地方”传说;从大殿而下,是青砖铺就的广场,有象征四方的青龙、白虎、朱雀、玄武石像,正中矗立的一尊青铜巨鼎叫“神坛”;广场两旁还有月神台和雨神台。

曹操迎汉献帝定都于许,毓秀台本是汉献帝祭天之地,现已成为三国汉魏故都的旅游景点,每年都有大量的游客慕名而来。每年正月初九有大型庙会,因正值春节且为农闲时节,所以庙会异常热闹。据附近村民介绍,几年后,规模庞大、宏伟的汉魏故城可能会重现在这片曾经辉煌过的土地上。

神医狱中死后葬于许昌

华佗墓位于许昌城北15公里苏桥村南石梁河西岸,墓高4米,占地360平方米,呈椭圆形。

史书记载,华佗为豫州沛国谯县人,与曹操同乡,精通方药,尤擅外科,经常深入民间,足迹遍布中原大地和江淮平原,被誉为“神医”。

华佗到底死于谁手,至今仍是一个历史之谜。据传,曹操患头风病,华佗应召前来诊视,施以针灸后,疼痛立止。曹操遂让华佗留在府中,而华佗却决心离开,便托故暂回家乡,一去不归。曹操几次发信相召,华佗均以妻病为由而不从。曹操恼羞成怒,遂以验看为名,派专使将华佗押解到许昌。随后,华佗死于狱中。

华佗死后,被葬于许都北郊。现存的华佗墓四周有翠柏青松,一道高1。2米的六角形花墙环墓一周。墓前有两座碑楼,其中一通石碑上刻有“神医华佗之墓”,是清乾隆十七年许地儒医等捐资所立;另外一通石碑是1985年中华全国中医学会河南分会在许昌召开“华佗学术研讨会”时,全国各地着名医学界人士慕名前往华佗墓瞻仰凭吊所立。

相关文章